青阳网>荐闻>正文

《电商法》正式实施后的第一天

2019-01-13 19:45:12 钛媒体 分享

2018 年到 2019 年的这个跨年夜,有人在狂欢,有人在许愿。前一年没有实现的愿望,还等待着来年能够有所收获。

但对于有一部分人来说,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元旦节。因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》 ( 以下简称 " 电商法 " ) 在 2019 年 1 月 1 日正式生效,许多人的职业生涯也在这一刻迎来转折点。

五年代购的未来,路不断

12 月 1 日,北京时间 6 点 30 分,小团拉着两个 28 寸的空箱子和一包装有洗漱用品的行李出发前往机场,这是她 2018 年最后一次飞往韩国的代购行程。

时差一小时,飞行三个半小时,小团落地首尔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一点。但她顾不上吃一口东西,就立刻去免税店排队。" 这是 12 月的第一天,许多东西还有名额,不快点去抢的话,一会儿就肯定没有了。" 这是小团做代购五年得出的经验之谈。

走到免税店门口,SK- Ⅱ、雅诗兰黛等热门的品牌面前已经排起了长龙。小团看着拐了几个弯的长队叹了口气,径直走到队伍最前面,找到熟悉的柜姐。

" 亲爱的,之前让你帮我留的货呢?"

" 不好意思哈,亲爱的,每个人都想让我帮忙留,但实在是留不住呀。现在管得很严的,都只能拿号排队来买 "

柜姐的回复让小团很生气," 我跟她打了几年的交道了,不知道帮她做了多少业绩,现在说不帮就不帮了。" 但发完脾气,终归要回到现实。小团没办法,还是回到了队伍的末端。

一个柜台平均要花上 40 分钟来排队,等到晚上 10 点,小团才终于结束了在免税店的 " 战斗 "。坐上出租,小团没有直接回酒店休息,而是去东大门批发市场做直播。路上,她一手拿着手机发朋友圈、回复微信,另一手拿着随意在路边买的米肠。

到了东大门,小团走到一家卖服装和饰品的店铺,拿出另一部手机和一台支架,打开了直播。白天她代购美妆产品,晚上她又做起了东大门服装代购的模特。而这样的生活,已经持续了五年了。

五年前,小团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做设计,一次公派赴美学习的机会让她看到了代购的商机。随后因为种种原因,小团离开了公司,也离开了北京,做起了专职代购。小团的老公每个月工资九千元左右,全部用于交纳房贷和水电费。而家里的所有开支,包括女儿的奶粉钱,都靠小团代购的收入支撑。

小团是个开朗的人,生活的压力并不会让她太难受,她反而能从中找到乐趣。但《电商法》的到来,让她有些措手不及。" 不知道具体的细则是怎样的,但我现在的方式肯定是行不通了。" 小团无奈地说到。

她也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,她给自己设想过很多条路。如果代购做不下去,她打算筹一笔钱来做品牌代理;也打算应聘企业,重新捡起设计的工作。总之,她对 2019 年没那么悲观。

期待走上正轨

bbgillian 是一个微博粉丝有 73 万的美妆类大代购,由于品种丰富、价格优势大,所以被粉丝称为 " 代王 "。今年 9 月中旬,她刚刚策划完店铺十周年店庆活动。两个月后,她却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内容:" 店铺决定 1.1 会全部下架,上海仓一般贸易的产品元旦后会在我们的新店铺上架,直邮的产品,我们会下架等待更多的跨境细则。"

其实 bbgillian 去年就已经开通了香港直邮的业务,随后不少代购也开始跟着走这条路。bbgillian 曾表示这是因为直邮虽然速度慢、成本高,但是清关快一些,能够减少压货的压力。

面对《电商法》的正式实施,bbgillian 表示 " 涨价是肯定会的,但是什么时候涨我们还不知道,淘宝现在也还没有任何细则,我们也都感觉很懵逼。" 总的来说,即便 bbgillian 是比较大的代购,但目前也依旧没有切实可行的应对方案。

2018 年 12 月 31 日 20 点,bbgillian 更新微博称:"11 点开始下架,不过也没什么可以硬买的,江湖还会再见。" 同样,这个夜晚还有无数的代购在清仓、下架微店淘宝产品、关闭朋友圈,也开始寒暄、开始煽情。

但这其中,也有很大一部分的代购期待着《电商法》的到来。他们并没有提前向顾客告知 " 因《电商法》的实施,故从 2019 年 1 月 1 日开始涨价。" 反而,他们决定年后正式成立公司,税费自己承担,走上正轨反而更好,不用再担惊受怕被税。

实施第一天的新招数

迎来 2019 后的第一天,这些代购们的画风突然转变,迅速找到了新的适应方式。《电商法》的实施,并不是代购们的终结。

" 看中的款式请暂时截图下单,请各位发微信问款时,不要涉及敏感字眼如:银行、转账买卖、支付宝、支付、下单以及各品牌的 logo 等……尽量语音沟通 " 这一通知在 1 月 1 日一早开始四处传播,这也成为了代购与顾客之间达成的新默契。

同时锌刻度记者发现,代购们也并没有停止刷屏,而是换了一种方式。如 " 雅诗兰黛小棕瓶精华 " 被描述为 " 一个棕色瓶子,特别滋润,擦在水之后,有个成分叫‘二裂酵母溶胞提取物’ ",并配上手绘的外观图。

除此之外的各大品牌及产品,代购们也都采取这一种方式。代购们为了不暴露品牌名,绞尽了脑汁,甚至开始使用谐音描述、中英文混合描述以及俄语描述。

" 其实更多的代购是和我一样期待《电商法》的来临,一方面行业会进行一次洗牌,另一方面如果行业整体因此呈现良性发展,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。" 一名拥有 3 年欧洲代购经验的从业者向记者谈到自己的心情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小青